兰兰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兰兰文学 > 斗罗:转生成史莱姆 > 第23章 小舞这次是真的死啦!

第23章 小舞这次是真的死啦!

“你怎么...?”

望着轻松挣脱牢笼的夏朵,百分百好评雇佣兵此时终于有些手忙脚乱了。

他身为63级魂帝,在索托城之中基本上属于全城最强者,很少有他需要用全力出手的委托。

但他现在却感觉自己即使全力出手也无济于事了,因为他在夏朵的体内感觉到高达70级的魂力!

严格来说,在他的眼中,夏朵是从四十级横跨三重境界,在短短五秒内飞速成长到70级魂力的!

就算夏朵是用了什么秘法,但对方如果要全力出手的话,对他来说依旧是境界碾压!

这么想着,夏朵确实是全力出手了。

三道黑紫色的爪痕划破虚空,无声无息地斩向他的身侧!

随着一声利刃切割肉体的声音响起,一朵猩红色的血花在刘龙肩膀上炸裂开来!

夏朵竟生生扯断了他的左臂!

刘龙浑身都在不受控制地痉挛,但他仍能凭借无数险恶战场练就的过人意志强忍肩膀剧痛,以精神压制肉体,强撑着不允许自己疼晕过去!豆大的汗珠如同骤雨般不断从他通红的脸上和身上冒出,衣服在几秒后便彻底湿透了!

然而夏朵的攻势并未只有一次,下一道毫无征兆的爪痕从右肩袭来,但这一次的目标显然并非他的手臂而是脖颈!宛若无声无息收割性命的死神!

“第六魂技,大地铠甲!”

随着刘龙瞪圆双眼,一道惊呼出口,只见一件由岩石构筑的铠甲从他头顶顺着肩膀蔓延而下,密密麻麻的岩石鳞片犹如无数岩蛇般很快便爬满了他的全身!

他这招是目前最强的手段,身体附着岩石铠甲的状态下将会减少受到的20%魂技伤害,并且防御力提高150%,无视并反弹一切物理攻击。

值得庆幸的是他这第六魂技确实格挡下了夏朵的大虚空爪,很紫色的扭曲爪痕在触碰刘龙岩石皮肤的瞬间便如同琉璃般凭空碎裂。然而就在他刚刚松下一口气的时候,只见夏朵双臂猛然向前抓出,同时六道更长且颜色更深的爪痕在刘龙身体两侧交叉袭来!

这一次刘龙的铠甲就不起效果了,夏朵的强力大虚空爪几乎毫无阻碍地将刘龙一身铠甲斩了粉碎!

刘龙胸前腹部也被割出六条深可见白骨的恐怖伤口,显然是活不成了!

下一刻,当刘龙面露痛苦之色颤巍巍抬起头时,最后留在他眼中的是一道黑色的靓影。

夏朵化作一道黑色遁光从刘龙胸口穿膛而过,快出残影的利爪更是瞬息之间便将刘龙的五脏六腑撕成碎片!

刘龙一声不吭仰面躺在地上,满脸血污没了呼吸。他那龙族武魂也随着他一同崩塌,于斗罗大陆上消散掉了。

大贤者借夏朵的眼睛淡淡地瞥了一眼不远处正忙着从地洞中挖出小舞的唐三,随即再度封印了夏朵的魂力锁,令她的修为重归于800年。

“你不想让唐三死在这。”

当战斗结束之后,禁锢楚君回的光柱刚刚破碎,他的脑海里立刻出现了大贤者的声音。

“被你猜对了,无所不知的女士。”

在见识了大贤者的逆天能力和毫无人类感情的残忍之后,楚君回终于不再感到惊讶了。

“为什么?”然而从不提问的大贤者却以问句回应了楚君回。

楚君回闻言也是微微一愣,随即嘴角挂起一抹苦笑,同时在心中反问到:“你什么都知道,怎么还明知故问?”

“因为唐三是让你前途尽毁的罪魁祸首,你认为就这么杀了他太便宜他了。你想让他付出更多更痛苦的代价,你想看见唐三在你面前泪流满面地忏悔自己对你犯下的罪行;你想看见唐三跪在你面前苦苦哀求,你想要折磨他,所以你并未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对唐三下杀手。”

楚君回安静地听着大贤者在心中平静地叙述着他心中最深处的欲望,脸上不悲不喜,好像他听到的只不过是另一个无关之人的故事罢了。

“根据我的计算,未来一百年之内唐三跪在你面前哭泣忏悔的概率不超过3%。”

听到这,楚君回的眼角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他虽然面无表情,也在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但听到大贤者的计算之后,心中还是膈应了一下。

“不过在我换了一种计算方式之后,你如愿以偿的概率却有70%。”

“你想说什么?”在大贤者巧妙的话术的面前,楚君回终于绷不住了。

“我可以帮你,但你同样需要支付一些代价。”

“让我猜猜,你和你的魂兽朋友们这么强,遇到魂帝都是随意秒杀的,应该不需要从我这获取提升力量的资源。你想要魂导器,对么?”

“没错,你是怎么猜到的?”

“又在明知故问了,想要我的魂导器可以,毕竟我本来就打算在这个时代重现我的理论,并一路走向辉煌,彻底改变未来魂导器发展的方向。”

“但除了刚刚我们说好的,我还需要为你做几件事。”

随着楚君回在心中发言结束,大贤者便接上他的下半句话。

闻言楚君回只是微微点了点头,随后手中青光一闪,一把小巧的大口径手炮出现在他的手心之中。

楚君回将手炮递给身后的夏朵,接着缓步向灰头土脸的唐三和小舞走去。

“三哥,我来帮你吧。”

楚君回居高临下站在唐三身边,忍着心中想要在他脸上踹一脚的冲动,在唐三身边蹲下,一起帮他拉着手中的蓝银草。

蓝银草正缠绕着地洞中的小舞,但小舞此时是昏迷状态,而且刚好卡在狭窄的地缝当中,唐三不敢用力,生怕擦伤小舞稚嫩的皮肤。

然而楚君回双手扯住粗壮的蓝银草根,手腕发力猛然向后一拽,惊地唐三一边气喘如牛,一边恶狠狠地盯着楚君回。

“敢伤害我的小舞,我看你已有取死之道!”

话音未落,唐三始终背在身后的右手突然抬起,其掌心中赫然攥着一架诸葛神弩。弩箭已经箭在弦上蓄势待发,唐三也没有丝毫犹豫,几乎是将神弩插在楚君回嘴里扳动扳机!

下一刻,一朵浓腥的血色红花在楚君回眼前炸开,同时地洞下也喷射出一股血柱,紧接着唐三抱着手腕跪趴在地上凄惨地哀嚎起来。

在唐三出手前的一瞬间,大贤者操纵夏朵卡点赶来,同时用楚君回给的一次性魂导手炮轰碎了唐三的手腕,近百颗直径只有一厘米的霰弹钢珠穿过唐三断裂的手臂,尽数没入小舞的胸膛和腹部,几乎将她的五脏六腑彻底搅碎!

楚君回淡淡地看了一眼躺在地洞底部,死不瞑目的小舞,嘴边挂起一抹极难察觉的笑意。

片刻之后,一枚散发着诡异不详血色光芒的魂环从地洞之中飘起,显然小舞已经凉透了!

“不!我的小舞!!”

看着眼前这一幕,唐三被血污和汗液沾满的脸上狰狞扭曲,可他却没有任何办法,断手的剧痛令他身体一阵阵痉挛,无法用上一丁点力气,连站起身都做不到,更别提将楚君回千刀万剐了。

“武魂殿的人应该在附近观察好一会儿了,我们打了这么久他们却不来插一脚显然不可能,就劳烦阁下替我支开他们了。”

楚君回这次终于不再忍耐,他再次抬脚狠狠踩在唐三那张邪恶丑陋的鬼脸之上,左右碾动起来。

刚刚大贤者还算过唐三跪在他面前痛哭的概率不超过3%,然而几分钟之后却当场就实现了。

而唐三那张本就阴险凶恶的脸恐怕要毁容了,刚刚大贤者操纵下的小舞两脚给唐三鼻子都踩歪了,现在又被楚君回这么乱踩,唐三显然不好受。

听了楚君回的请求,夏朵便化作一道黑色残影在林间几次纵跃,便消失不见,雷狞则留在这里保护他。

“对了三哥,还有一件事我也不想瞒着你了,那日用一颗小花生米差点要了小舞性命的人也是我。真可惜,没想到世人吹的神乎其神的神枪手竟然也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我真是由衷地感到抱歉。”

“你...呃!”

然而唐三刚想发怒,却被楚君回一脚踢在下巴上晕了过去。

“唉。”

楚君回抬头看着高大庄严的山羊,默默叹了口气。如今的史莱克他是待不下去了,他一下得罪了唐三戴沐白两人,还亲口承认杀了小舞。就这么回去显然是自投罗网,看来今后只能与这两位魂兽大哥大姐,先在森林当中过一段茹毛饮血的原始生活了。

下一刻,楚君回祭出炼妖壶,将小舞的十万年魂环吸入其中!

随着炼妖壶身一阵剧烈的摆动之后,小舞的魂环便被重新吐出出来。

然而此时的十万年魂环的色泽比刚刚还要妖艳许多,并且源源不断向四周扩散着一种对魂兽极具吸引力的气息。

此时处于魂环状态下的“小舞”将会对周围近千里范围内释放她十万年的气息,楚君回不信泰坦巨猿无法感知到小舞的存在!

“我可以帮你,但你同样需要支付一些代价。”

“让我猜猜,你和你的魂兽朋友们这么强,遇到魂帝都是随意秒杀的,应该不需要从我这获取提升力量的资源。你想要魂导器,对么?”

“没错,你是怎么猜到的?”

“又在明知故问了,想要我的魂导器可以,毕竟我本来就打算在这个时代重现我的理论,并一路走向辉煌,彻底改变未来魂导器发展的方向。”

“但除了刚刚我们说好的,我还需要为你做几件事。”

随着楚君回在心中发言结束,大贤者便接上他的下半句话。

闻言楚君回只是微微点了点头,随后手中青光一闪,一把小巧的大口径手炮出现在他的手心之中。

楚君回将手炮递给身后的夏朵,接着缓步向灰头土脸的唐三和小舞走去。

“三哥,我来帮你吧。”

楚君回居高临下站在唐三身边,忍着心中想要在他脸上踹一脚的冲动,在唐三身边蹲下,一起帮他拉着手中的蓝银草。

蓝银草正缠绕着地洞中的小舞,但小舞此时是昏迷状态,而且刚好卡在狭窄的地缝当中,唐三不敢用力,生怕擦伤小舞稚嫩的皮肤。

然而楚君回双手扯住粗壮的蓝银草根,手腕发力猛然向后一拽,惊地唐三一边气喘如牛,一边恶狠狠地盯着楚君回。

“敢伤害我的小舞,我看你已有取死之道!”

话音未落,唐三始终背在身后的右手突然抬起,其掌心中赫然攥着一架诸葛神弩。弩箭已经箭在弦上蓄势待发,唐三也没有丝毫犹豫,几乎是将神弩插在楚君回嘴里扳动扳机!

下一刻,一朵浓腥的血色红花在楚君回眼前炸开,同时地洞下也喷射出一股血柱,紧接着唐三抱着手腕跪趴在地上凄惨地哀嚎起来。

在唐三出手前的一瞬间,大贤者操纵夏朵卡点赶来,同时用楚君回给的一次性魂导手炮轰碎了唐三的手腕,近百颗直径只有一厘米的霰弹钢珠穿过唐三断裂的手臂,尽数没入小舞的胸膛和腹部,几乎将她的五脏六腑彻底搅碎!

楚君回淡淡地看了一眼躺在地洞底部,死不瞑目的小舞,嘴边挂起一抹极难察觉的笑意。

片刻之后,一枚散发着诡异不详血色光芒的魂环从地洞之中飘起,显然小舞已经凉透了!

“不!我的小舞!!”

看着眼前这一幕,唐三被血污和汗液沾满的脸上狰狞扭曲,可他却没有任何办法,断手的剧痛令他身体一阵阵痉挛,无法用上一丁点力气,连站起身都做不到,更别提将楚君回千刀万剐了。

“武魂殿的人应该在附近观察好一会儿了,我们打了这么久他们却不来插一脚显然不可能,就劳烦阁下替我支开他们了。”

楚君回这次终于不再忍耐,他再次抬脚狠狠踩在唐三那张邪恶丑陋的鬼脸之上,左右碾动起来。

刚刚大贤者还算过唐三跪在他面前痛哭的概率不超过3%,然而几分钟之后却当场就实现了。

而唐三那张本就阴险凶恶的脸恐怕要毁容了,刚刚大贤者操纵下的小舞两脚给唐三鼻子都踩歪了,现在又被楚君回这么乱踩,唐三显然不好受。

听了楚君回的请求,夏朵便化作一道黑色残影在林间几次纵跃,便消失不见,雷狞则留在这里保护他。

“对了三哥,还有一件事我也不想瞒着你了,那日用一颗小花生米差点要了小舞性命的人也是我。真可惜,没想到世人吹的神乎其神的神枪手竟然也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我真是由衷地感到抱歉。”

“你...呃!”

然而唐三刚想发怒,却被楚君回一脚踢在下巴上晕了过去。

“唉。”

楚君回抬头看着高大庄严的山羊,默默叹了口气。如今的史莱克他是待不下去了,他一下得罪了唐三戴沐白两人,还亲口承认杀了小舞。就这么回去显然是自投罗网,看来今后只能与这两位魂兽大哥大姐,先在森林当中过一段茹毛饮血的原始生活了。

下一刻,楚君回祭出炼妖壶,将小舞的十万年魂环吸入其中!

随着炼妖壶身一阵剧烈的摆动之后,小舞的魂环便被重新吐出出来。

然而此时的十万年魂环的色泽比刚刚还要妖艳许多,并且源源不断向四周扩散着一种对魂兽极具吸引力的气息。

此时处于魂环状态下的“小舞”将会对周围近千里范围内释放她十万年的气息,楚君回不信泰坦巨猿无法感知到小舞的存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