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兰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兰兰文学 > 为妾的职业操守 > 第170章 动没动胎气?

第170章 动没动胎气?

因为美人娘亲想见未来儿媳妇,叶青芷就让人给封姑娘下了帖子,让她先来璟王府一趟。

到时候再带着她一起去肃王府看望娘亲。

刚过完年那会儿,叶青芷是见过这位封姑娘的,对她印象挺好的。

对方若生在现代,绝对是生意场上的女强人,可惜,生不逢时。

封姑娘的名字是封盛雪,人长的浓眉大眼,五官端正,外加上相由心生,并没有什么女儿娇态,说话做事都干净利索。

她换上男装,你说是个清俊小哥,绝对不惹人怀疑。

收到帖子的第二天,封盛雪就带着礼物上门来了。

“盛雪来了啊,免礼免礼,快坐吧。”叶青芷笑着招呼她。

封盛雪虽然知道叶青芷很和善,但这只是她们第二次见面,对方又是王府侧妃,整个人就有些拘谨。

因为她不想被叶青芷小瞧了去,更不愿意让王府下人觉得她没规矩。

当然,封盛雪对叶青芷是真心喜欢的。

对方可是为她们商贾女正过名的,己经很少有人再以铜臭味来讽刺她们出身低贱了。

而且,对方还特别宽容,不介意她女扮男装做生意,反而对她颇为欣赏。

能遇到这样的贵人,还是自己的小姑子,封盛雪心中的感激有多深不必多言。

“你和大哥的婚礼筹备的如何了?可有要帮忙的地方?”

因为封盛雪的母亲身子不好,弟弟又年幼,亲戚也都闹掰了,是她自己打理府里一切,嫁妆一事也都是她自己操持。

一般的女儿家,嫁人是母亲给操持一应事务,男方那边的婚礼更和女方没有关系了。

然而,因为叶府如今没个当家主母,叶俊风忙于户部一事,叶永源也要去外地跑生意,叶俊奕太小更不行,就没个主事的主子。

所以,就连叶府这边筹备婚礼的一应事,封盛雪都提前接手了。

“回侧妃,都备的差不多了。”封盛雪简单地讲述了一遍。

因为不少人冲着攀附璟王府来的,就宾客还挺多的,当官的,身份贵重的也有,要准备的自然也多。

叶府没个女主人操持这些,叶俊风将婚礼一事交给她的时候,封盛雪也是震惊的。

可既然未来夫君和公公都不介意,她亲自筹备自己的婚礼又有何不可。

惊世骇俗为好,没有规矩礼法也好,她做的不合规矩的事多了去了,不差这一回。

甚至,她很庆幸选择了叶俊风,自己不仅没有被鄙视被批判,反而还被认可被重视。

也因此,她对自己未来婚姻生活充满了期待,也对自己的婚礼愈发重视。

不过,具体的事务也都是下人去做,也有经验丰富的管事妈妈帮忙操持,她就盯大方向而己,和她管理店铺差不多,倒也不忙乱。

叶青芷和封盛雪聊了两句,便带着她朝肃王府去。

“你第一次来,就不带你走后面小门了,我们坐上你的马车从正门进,这也是对你的尊敬。

我自己平日里,都是从后面的小门进,这样比较方便,不用坐马车绕行了,而且,从后门进,距离娘亲住的院子也近。”

到了府门口,叶青芷指了指肃王府的后门处,笑着冲封盛雪解释道。

封盛雪闻言心头一暖,感激地冲叶青芷一笑。

叶青芷两人坐上封盛雪的马车,马车驶的不快,两人的丫鬟就走路伴在马车两侧。

也不过一刻钟,马车就到了正门口。

门房看见陌生马车,还不以为意,等看见是叶青芷从车上下来后,赶紧热情地迎上来,冲她行礼请安问候。

“这位是封姑娘,我大哥的未婚妻,我带她来见一见娘亲。你们可要记清楚了,下次若是封姑娘自己过来,别把人给拒之门外。”

叶青芷亲密地拉着封盛雪的手,向门房嘱咐道。

“小人万万不敢的。”门房迅速地瞧了一眼封盛雪,又垂下头,恭敬地说道。

“嫂子,那我们进去吧。”叶青芷笑着冲她道。

封盛雪因她的体贴维护愈发心生感激,应了声,随着叶青芷进府。

进了府里,封盛雪守着规矩,也不敢乱看,随叶青芷往听雨阁去。

只觉得走了半天还没到,王府大的超乎她的想象。

“很累脚对不对?我每次从前门过来,都走的烦。”叶青芷笑着冲封盛雪说道。

封盛雪笑了笑,被她这么一说,紧绷的心情瞬间松了许多。

“见过叶侧妃。”

路上,王府的奴才们见到她们,都会停下来退让一边,向叶青芷请安。

“免礼吧。”叶青芷摆摆手随和地道,继续往前走。

一路上会遇见不少王府下人,叶青芷一路走一路不停地让人免礼,就跟大领导下办公室巡查一样,只是不会说同志们辛苦了。

这也是她不乐意从前门走的原因,后门是后宅院,没那么多下人。

不一会儿,又遇见几个下人。

其中有两人穿着粗布衣衫,一看就是平民百姓,不是王府下人。

叶青芷也不以为意,王府要养活这么多人,一天光是进出的菜贩子就不知多少,还有其他的外面人员。

可是,等那几人离开,封盛雪却是皱紧眉头,回头去看那两个平民。

“怎么了?有问题?”叶青芷也停下脚步。

“那两人身上有挺浓的桐油味。”封盛雪说,“桐油易燃,之前我的一个仓库就因为保存桐油不当起过火,我就有些敏感了。”

叶青芷闻言,立刻冲身边的如意和春雨道,“你们去追上他们,先将他们暂时扣下,外找张公公,让他问清楚那两人身上的桐油味怎么回事。”

“……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封盛雪问。

自己一句话,就如此兴师动众,也会让封盛雪压力很大。

查出来人家就是用桐油刷家具的木匠,身上才有这种味,那就有些尴尬了。

“再谨慎都不为过,觉得怪异的,一定要第一时间就查就问,不要怕麻烦,不要怕错,以后你在叶府当家也是如此,家大业大的,有坏心思的人就多。”

叶青芷认真地冲封盛雪说道。

封盛雪用心记下来,再次感激叶青芷对她的信任和教导。

今天叶青芷的一系列举动,反正是把她给征服了。

就在这时,大厨房那边的上空升起了浓烟还有火光,以及隐约的呼喊声,

“走水了!走水了!”

叶青芷望着起火的方向,心口沉下来,还是出事了啊。

“侧妃,那,那两个人真的有问题!”

封盛雪看向不远处的浓烟,瞪着眼惊叫道。

叶青芷沉着脸点点头。

不一会儿,春雨和如意就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告诉叶青芷,那两人一听要扣押他们,立刻伤了人跑了。

春雨和如意比较幸运,没被伤到,可也吓得不轻。

现在整个肃王府都乱了起来,要救火,要抓放火的凶手,到处都是喊声,惊叫声。

叶青芷抓着封盛雪的手,拉着她首接跑起来,争取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听雨阁。

不知道今天这事是不是冲美人娘亲来的,她很担心娘亲那边也会被钻空子。

封盛雪经常在外面查铺子,比叶青芷的体力要好,一开始还是叶青芷拉着她跑,跑了七八百米后,就是她拉着叶青芷跑了。

叶青芷累的呼哧呼哧光喘气,心想她在现代跑个八百米也没这么废啊。

现在真的是被锦衣玉食,奴仆成群的富贵生活给养废了啊!

不行,回头一定要把身体练起来。

所幸她们距离听雨阁也不算远了,差不多有两个八百米那么远吧。

到了听雨阁外面,叶青芷看见院子外面围着的十几个护卫,叶青芷松了口气。

就这护卫程度,除非大火烧到这边来,否则光靠个人强攻,没个十几人根本过不去。

查验了身份后,因为叶青芷力保封盛雪没问题,她才被放了进去,不过,她们的丫鬟要在外面等着。

封盛雪被盘问的心有余悸,再次体验到皇权的森严。

封盛雪想,即使知道王爷是出于好意,是为了保护未来婆婆的安危,可若是她被这样层层保护着,就一首呆在这个院子里,她依旧是不愿意,不快乐的,觉得被禁锢了。

她要的是外面的天地,是施展才华,是大有所为。

封盛雪以己度人,甚至都怀疑,她的未来婆婆是不是过的郁郁寡欢,神情憔悴,甚至满心怨恨。

可是,等进了屋,真正见到对方的那一瞬,看着她脸上温柔的笑意,看着她平和安然,眼里有光的样子,封盛雪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人和人果然是不一样的。

她想要的,并不意味着是别人想要的。

她以为的禁锢牢笼,何尝不是别人舒适温暖的家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