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兰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兰兰文学 > 首辅家的锦鲤娇妻 > 第193章 滑稽的模样

第193章 滑稽的模样

可是,刘威完全没放在心上,反而醉醺醺地说道:“还能从哪儿买的?当然是从朱家沟的胡屠夫那里买的,不光便宜,而且量多,而且大骨头都是白送的,再说别的食材,当然是从万小怜那里买的,整个村属她家最便宜,而且用水泡上一个晚上,第二天什么都看不出来,根本就没味儿!桂芳那个蠢女人,根本分不出来。”

看到刘威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刘老太捶胸顿足。

“你小子,我给你了这么多钱,你买了这些便宜货,剩下的钱呢!”

刘老太气得直跺脚,她没有想到儿子刘威竟然如此不负责任,对食材的质量和成本毫不关心。虽然刘老太表面上说自家的菜没问题,可是实际上什么情况,她自己心里也有数。

她心里明白,现在的问题不仅仅是桂芳的技艺或者婆婆的指责,更在于家庭内部的混乱和管理不善。

她狠狠地盯着刘威,尽管儿子酒意冲天,毫无自省之意,她还是决定要和他好好谈一谈。

她深吸一口气,试图镇定下来,然后叹了口气,语气严厉地说道:“刘威,你必须意识到,我们的生意已经陷入困境。桂芳和你娘我赚钱可不容易,而你却在浪费钱,买来劣质的食材,这不仅影响了我们的声誉,也导致了客人的流失。”

刘威听了母亲的责备,神色间仍显得漠然,他嘴里含混地嘟囔道:“妈,我……我也不是故意的。”

刘老太气得额头青筋直冒,她一把抓住儿子的肩膀,强迫他正视现实:“你这种态度要不得!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你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为家庭负责!”

刘威终于察觉到母亲的严肃和急切,他脑中一阵晕眩,尽管酒意尚存,他开始慢慢地清醒起来。

刘威喝得醉醺醺的,毫不在意地说道:“剩下来的钱当然是买酒喝啦,对啦,还去了几次赌坊,我手气好,赢了钱哦”

一听这话,刘老太别提有多着急了,整个人撞在了门上,紧接着开始哭嚎起来:“刘威,你这个混账东西,怎么能去干这事,这个家早晚得被你给败光啊。”

如此说着,刘老太就冲了出去,外头,桂芳听见刘老太这么说,心里也是着急,她男人刘威又去烂赌,她现在可怎么办啊?

……

对了,现在不是需要钱么?桂芳突然这样想,只要赚到足够多的钱,就不用害怕丈夫去赌了。

麻辣田螺,也是她在沈烟那里学到的美食,赶忙起身之后,提着桶就出了家门口。

桂芳也是个苦命人,除了刘家,她没处可去,现在也只有刘家才是她的家,正所谓嫁鸡随鸡,就算刘威不好,桂芳也得跟着他。

桂芳挽起袖子,忐忑不安地走在回家乡的小巷里。

她记得沈烟曾教过她做麻辣田螺的技巧,现在正是发挥她厨艺的时候了。

虽然心中焦急,但她决心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家庭的境况。

这天,桂芳先是去小溪里抓了好多田螺,将田螺洗干净之后,她来了官道。

她迅速地找到了一个适合摆摊的位置,摆出了自己的小推车,开始准备食材。

她动作熟练而又快速,似乎将所有的烦恼都转化为了手中切菜和调料的力量。

她不停地将田螺煮熟,淋上独家秘制的麻辣酱,散发出阵阵诱人的香气。

尽管心中的焦虑不断蔓延,桂芳依然尽力保持着微笑。

她知道,除了她自己,没有人会来支持她。

她的丈夫刘威不可靠,婆婆对她更是嘲讽与指责不断,而她的儿女,虽然不再是小孩,却早已习惯性地忽略她的存在。

人们陆续走过来,有些好奇地询问着她的田螺是如何做的,有些则是直接拿出钱来买。

桂芳的心情逐渐放松下来,她知道自己的麻辣田螺味道不错,而且价格实惠,是不少人午餐的好选择。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桂芳的推车上的田螺几乎被一扫而空。

她收起推车,数了数手中的收入,虽然还远远不够解决家里的问题,但至少是个开始。

当她回到家时,刘老太已经回来了,虽然神情依旧严厉,但见到桂芳回来,却没有再发作。

桂芳轻轻地放下收入,试探性地问道:“婆婆,这点钱,应该能让家里稍微宽裕些了吧?”

刘老太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但也没有继续责怪,冷不丁地把钱拿了过来:“这是哪来的?”

沈烟最近过得不错,丝毫不知道刘家发生了什么。

这天,她收摊很早,晚上回家之后,很早就睡了。

今天没那么忙,也可以睡得安心一点。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天刚蒙蒙亮,沈烟就醒来了,朦胧睁开眼睛,看到床前有两个黑影,沈烟懵了,怎么有人来了她都不知道?

好在不是“外人”,是王娟带着闺女王婷婷来的,见沈烟醒了,忙露出一副眉开眼笑的表情。

“烟姐儿,你醒啦?”王娟那副嘴脸,别提有多客气了,就好像从前对沈烟疾言厉色的人不是她一样,叫人觉得滑稽。

沈烟睡眼惺忪,被人打扰了睡觉的好兴致,很是不爽:“哎呀,我真是睡懵了,平日里大娘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嫌我这破屋子门槛破,怎么今儿还不等我起就来了?可是有什么急事?”

沈烟想着,王娟倒也不是没来过,只是来了又被她拿着扫帚赶出去了而已。

那都是因为,王娟每次来都是来讨好处,借了东西从来不还,就仗着自己是长辈,从沈烟这里白拿,还给沈烟脸色看,这让沈烟怎么能受得了?

王娟尴尬笑道:“毕竟也是一家人不是?这不是婷婷快要嫁人了,咱们既然是一家人,我是想来请你去喝婷婷喜酒的,这毕竟也是你的姐妹,只是常年不走动,都生分了。”

沈烟一听这话,差点没笑出声来,怎么叫常年不走动?

王娟一家子发迹的时候,都恨不得不认识她,对于她,从来都是只从她身上占便宜,沈烟一个人还没摆摊的时候,王娟和王老大两口子恨不得将她赶尽杀绝,这是一家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