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兰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兰兰文学 > 穿上婚纱嫁给我吧 > 第7章

第7章

我甚至没有带今纯进家门,我塞了大笔的小费给司机,请司机代替我把他扛进家门,还匆匆把今纯家里的钥匙丢给他。那是他二十六岁生日时,亲手多打一分给我的,但我一次也没用过。

我交代完便夺门而出,像逃命一样离开了今纯的家门口。街道上下起绵绵的小雨,但我没有把伞拿出来撑的心情。

手机震动了一下,我把它拿出来一看,是二妹传来的简讯。她说敏崇想询问租借鞋子的价格,还有一些计价问题,问我明天能不能过去一趟。

我把手机盖起来,一个人走在深夜的街道上。人行道上都是坑坑巴巴的小水洼,我一边避开,一边不知不觉越走越快。

我的脸依旧留著方才的热度,以往和今纯出去喝酒,他向来极少喝醉,因为我是沾酒就容易醉的人,他为了能好好照顾我、送我回家,总是避免自己喝得太醉。

喝得那样醉的今纯,交往以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并不是不同情他和父亲之间的事,看得出来今纯真的很难过,说什麽讨厌父亲,只是在逞强而已。

但问题是……我太知道今纯,我们相处得太久,双方也都不是笨蛋,我明白今纯今晚放任自己喝得烂醉的理由。他在引诱我,引诱我正视他的脆弱,进而同情他的脆弱。

我察觉到他许多小动作,抚摸我的手指、揽我的腰,这些今纯平常不会有的挑逗,我明白他在期待著我,他正经历人生最难熬的低潮,需要身为情人的我做出超乎平常的牺牲,来协助他渡过那样的低潮。

如果刚才我送他进屋里……我光是闭上眼睛,就能想像会发生什麽事。那样烂醉的今纯,他会挟著酒意压我上他的床,依照他的宣言剥光我,而我在那种情况下根本不忍抗拒,只能任他允取允求。

而第二天清晨,他会带著抱歉的表情,搂著我说:昨晚我是不是太过分了,成,对不起,我真的无法控制自己。

某些方面今纯真的是个笨拙的男人,那样的期待太过炽热,就连我想装傻也装不起来。反倒是加诸在我身上的言语暴力,令我浑身不自在,比身体的暴力要更不自在。

本来今纯应当是世上最令我感到自在的人,以往只要有他陪在身边,无论怎样艰困的情形,我都觉得多少可以抬起头来走下去。

但什麽时候变成这样了?这个男人,竟成了世上最令我不自在的人。

今纯说,他喜欢我,喜欢到可以没有极限的地步。

但是我不知道,我却觉得我看见自己的极限了。

我已经到极限了。

***

我看著来来往往的饭店人员,把手肘支在圆桌上托腮发呆著。

我并不是没有和其他女性 交往过,大学时代,任谁都会有一两个懵懂的男女朋友。我交过两任女友,其中一个还是不请自来,倒追我的学妹,另一个只送了一次生日礼物,加请几次吃饭,就莫名其妙地被传成了男女朋友。

男女在一起就是如此,理所当然,天经地义,只要经常出双入对,经常从口里提起对方,身边的人就会推波助澜,让你们就算否认也会被怀疑。

但就因为来得如此容易,常常走在路上,身边伴著我的「女朋友」,我却感觉不到那种被称为爱情的实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